首页 > 新闻 > 实时播报 > 原创新闻 > 正文

白小姐点解天机历史图2月27日消息  金华日报记者  季俊磊

讲述:陈振南 整理:季俊磊 

QQ图片20190227165539

抗战往事虽已模糊,但觉人生因此而圆满

我叫陈振南,1921年出生在广东一户普通的农民家庭,家中兄弟三人,我排行老二。1939年,国民党军队在广东征兵,兄弟三人必须去一个。当时大哥承担着家庭生计的重担,老三年纪又还小,我就主动站了出来。我被编入国民党第65军。

当时,日本鬼子到处烧杀抢掠、强奸妇女,连抱在怀里的孩子都不放过……我们都恨得牙痒痒的,广东的情形也并不乐观。1938年,日军策划广东会战,突破广东守军防线,并于当年12月成立了伪广东省政府。

我所属的第65军,是少数还留在广东与日本鬼子周旋的军队。那时候,日本鬼子在广东的势力很大,街上到处是他们的人,有好东西就拿,有不服的就打,有反抗的就杀……

我们只能在城市边缘地带打游击:早上出现在江门,下午又跑到珠海,晚上连夜到佛山埋地雷。

参军不到一年,长沙会战爆发了。1941年,日军第11集团军在湘北集结兵力,秘密抽调坦克、独立炮兵、独立工兵等多个兵团,先后向岳阳、临湘、桃林一带地区集结。我们接到上级指令,要求前往前线支援。第一次参加如此大规模的战役,只有21岁的我,心里根本没有底。临走时,特意去看了一眼家人,因为不知道这一走,还能不能活着回来。

参加长沙会战,是我这一辈子最自豪的事情,虽然很多事情已经记不得了。那时,我们团主要承担物资运输和战场弹药运送的任务。记得那年4月,天天下雨,导致路面多处塌方,运输车根本不能前行,只能向附近的老乡借来板车,纯靠人力,日夜不停地将物资运送到前线去。

头顶上盘旋着敌人的飞机,轰隆隆的声音到现在都还感觉在耳边回响,很可怕。飞机飞过头顶的时候,就有机枪疯狂扫射,我们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用最快的速度趴下。那时候,死了不少人,但是日本鬼子的火力很猛,我们根本来不及打扫战场,战士的尸体到处都是,有些战士的胸膛,甚至被飞机上的机关抢打出二十几个洞,血不断地往外流……

战士们在战壕里连续战斗,而我们要做的,就是不断地为他们递上充足的弹药。说实话,看到日军飞机飞过头顶的时候,我特别害怕,牺牲是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的。眼看着战友一个个在身旁倒下去,我心里充满了悲痛。幸运的是,在枪林弹雨中,我活了下来。

1941年12月,日军发动了太平洋战争,他们想从广州进攻香港,我们再一次接到指令,回到广州防守。之后,我又跟着部队去了江西、浙江等地抗击日军,1945年1月移防到金华。直到1945年8月15日,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,我们在金华接受了日军的受降。看到日军低头的样子,我的心里爽快极了。

到金华那年,我25岁,从那时起,就没有离开过这里。后来,我加入解放军,直到1958年退役。我曾想参加抗美援朝,刚准备出发,我的妻子写信到部队,让我回去。领导体谅我是老兵,本来就不同意我去,趁此机会就让我回来了。

退役后当过居委会主任、人大代表,现在希望有个家

退役后,组织上安排我去金华市税务局上班,但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前往,最后去了金华副食品公司上班,直到1983年退休。其间,我在将军路附近置办了一处房产。退休后,城东街道领导找到我,希望我出任明月楼社区居委会书记兼主任。

当时觉得自己不能胜任,推辞了很多次,但街道领导说看中了我身上的军人气质,相信我有这个能力,我就接下了这个“任务”。没想到的是,这一干,就是18年,直到80岁,“老陈”成了社区里大家对我最亲切的称呼。1992年,我被推选为第二届金华市人大代表,1997年被推选为第四届婺城区人大代表。能为更多的人谋福利,这一点我很开心。

遗憾的是,我这一辈子没有亲生儿女,一个侄子当养子养在膝下,那是他17岁那年,我从广东带过来的。我们夫妻俩给他办理金华户口、落实单位、娶妻生子……孙子更是我们的心头肉,从出生起,就是我和妻子带大的。

2017年,我们把房子卖掉,去广东生活。不曾想,妻子一到广东就严重水土不服,一年时间基本上都在医院病房里度过。“回金华!”我对妻子说,咱们都有点退休工资,用卖房的钱重新买个小房子,也能过好日子。去年年初,孙子请了长假,把我们送回了金华。

回金华后,发现手上的钱已经不够买回一套房子了。妻子的外甥女当时提议,先租一套,再请个保姆照顾。后来问了价格,租房每月需要1200元,保姆每月需要4000元,我每个月的退休工资基本就用完了。

“爷爷腿脚不好,奶奶身体不好,他们住在外面,我不放心,要么先去养老院过度一下。”孙子对我们说,养老院里有人照顾,房子可以慢慢找。就这样,我们在金华市社会福利院里已经住了一年,孙子一有时间就跑到金华看我们,买很多吃的穿的用的,很多老领导、老同事也会时常来看我。

这段时间,妻子又吵吵闹闹地想要“回家”,可是家在哪?我们很想住回原来的社区,或租或买,在人生最后的光阴里,与老街坊、老朋友再寒暄几回。

来源:金华日报 作者:季俊磊 责任编辑:吴慧贤
关键词: 老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