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印象金华 > 发现 > 正文

提示: “北山四先生”为何基、王柏、金履祥、许谦四人,他们在继承和创新两方面对儒学都作出了巨大贡献。他们强调道统的重要性,建立了理学发展的脉络,从孔孟以下,以至朱熹、黄榦,再至“何王金许”,他们的地位相当于宋明理学从二程到王阳明这条线上的一座里程碑。他们的思想是婺学、浙学的重要内容,也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“北山四先生”为何基、王柏、金履祥、许谦四人,他们在继承和创新两方面对儒学都作出了巨大贡献。他们强调道统的重要性,建立了理学发展的脉络,从孔孟以下,以至朱熹、黄榦,再至“何王金许”,他们的地位相当于宋明理学从二程到王阳明这条线上的一座里程碑。他们的思想是婺学、浙学的重要内容,也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北宋末年,早在二程理学(即程颢、程颐的理学)传到婺州之前,婺州就有兰溪范浚,名重一时。宋元时期,中国理学盛行,金华也因文献渊薮,名贤辈出,而被冠以“小邹鲁”之誉。“北山四先生”不仅促进了程朱理学在元朝的北传,也开启了明初的理学,因此后世都承认他们是朱学嫡传、理学正宗,是婺学中坚,承上启下,成就了金华小邹鲁地位。

婺学是婺州地区学术思想的总称,主张内外并重、本末并举,倡导文道并重、经史并重、道德与知识并重、心性修养与建功立业并重。这是婺学的基本特色,是具有金华地方特色的儒学。

自宋以来,理学界大谈道德心性,不重实事。随着宋鼎南迁,中国的学术文化中心也随之南迁。宋孝宗乾道、淳熙年间,在浙江婺州(现金华) 出现了中国学术史上“坐标式”的人物吕祖谦创立的“浙学”(婺学)。自此之后,朱熹“闽学”三传至金华“北山四先生”,他们传承并弘扬了婺学。然“四先生”的学术渊源却出自朱学,因宋末以来,作为朱熹得意弟子兼女婿的黄榦,为朱学正宗的重要传人。朱熹曾以“吾道之托在此,吾无憾矣”的手书付与黄榦。也正因为黄榦的传授,理学及《四书》学在婺州得到了最广泛持久的传播,被称为“朱学嫡脉,理学正宗”,在历史上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。

婺学强调内圣与外王的高度统一,上承孔孟之正传,下开浙东学派之先河,其目的就是经世致用,求真务实。婺学不同于程朱理学和陆王心学之处,主要有两点:一是程、朱、陆、王都专重内在的心性而讳言外在的功利,而婺学则主张心性与事功并重;二是程、朱、陆、王都把修养心性看作是超越于功利之外的独立学问,而婺学则主张应把修养心性贯彻于事功之中,即道德的价值应从济世安民的事业中体现出来。程、朱、陆、王之“道学”是旨在修养道德心性之学,而“婺学”则是旨在经世致用之学,把修养道德心性的内容包含在造就经世致用之学的内容之中。

这样的学术思想大致上始于北宋中期。到了南宋,国难当头,事功重于清谈,婺学最为鼎盛,历经宋元明三个时期长盛不衰。婺学的各大学派经过南宋中期以来长达百年的交流融合,形成了一个比较统一的学术特色,既吸取了朱熹、陆九渊心性之学作为修身立德之本,又继承了吕祖谦的经史文献之学和陈亮的事功之学,使得婺学领一时之风骚,成就了金华学术文化史上最伟大、最辉煌的时期,其中诸多流派,精彩纷呈,在中国学术史上产生重要的影响。

清雍正二年(1724),清朝廷议裁决,孔庙增祀包括“北山四先生”在内的20人,其历史地位得以彰显。获入孔庙祭祀的先贤先儒共165位,包括孔子。浙江省一共6位,金华占了5位,即“北山四先生”和吕祖谦,还有一位是余姚的王阳明。

“何王金许”师承渊源

何基

何基 (1188—1268),字子恭,出生于婺州金华后溪河,因居金华北山南麓,人称北山先生。其祖父何松,宋孝宗乾道二年进士,历官朝散郎,徽州通判。其父何伯熭,曾任临川县丞,承议郎,主管台州崇道观,人称“崇道公”。何基为崇道公次子,自小身体清弱,寡于言笑,过了上小学年龄才开始接受师训。当时有廉洁的士人,人们交口称赞,何基却说,廉洁是士大夫分内事,没必要以此而过分赞扬。表现出对儒家“内圣外王”思想的天然爱好和内外兼修的自觉追求。

嘉定元年(1208),何基20岁左右,其父为江西临川丞,当时朱熹的女婿黄榦刚好为临川县令,两家往来通好。在父亲的授命下,何基与兄何甄共同拜黄榦为师。入门之初,黄榦首先教他们为学根本,先要立志,要有“真实心地、刻苦功夫”,从此何基开始全面学习伊洛理学思想和朱子《四书》学。

至27岁,何基从临川返回金华,临别时黄榦又告他:“但熟读《四书》,使胸次浃洽,道理自见。”这“临别之教”成为何基终生服膺、递相授受的为学之法,奠定了“北山学派”以《四书》为基,熟读精思、浃洽胸次、明理见性的学习进阶和学术基调。

回金华后,何基就隐居盘溪老家,精修《四书》,反复诵习,潜心理学,以致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学问。后遇到朱熹门人杨与立,一见推服,赞许他的学问与修养,人们才知道他是一位杰出学者。从此声名大振,慕名来学的人很多。

端平二年(1235)冬,38岁的王柏来向何基求学。何基用胡宏之言教他:“立志以定其本,居敬以持其志,志立乎事物之表,敬行乎事物之间。”且作《鲁斋箴》以赠勉。宝祐二年(1254),王柏又引22岁的金履祥来学,何基教以“自今日截断为人”,示以为学之要。

在学者与官僚往往“一身而二任焉”的封建时代,何基显得有些例外——他一生不事科举,不受俸禄,无论州郡延聘或朝廷诏命,皆辞不受。如理宗淳祐四年(1244),他56岁时被金华太守赵汝腾推荐入朝,受到朝廷重视,他却缴回照牒,坚不应聘。景定五年(1264),何基76岁时,理宗诏其为史馆校勘(宋代校订宫中藏书的官名),接着诏为崇政殿说书(宋代为皇帝讲说书史,解释经义,并备顾问),又特补迪功郎(为文官职第37阶)添差婺州州学教授兼丽泽书院山长,均以病老力辞。度宗继位后(1265)又有诏命,亦辞。咸淳四年(1268),终以布衣而逝,享年80岁。

死后七年即南宋恭帝德祐元年(1275),获赐谥号“文定”。故史书又称为“何文定”。清雍正二年甲辰(1724),从祀孔庙,列东庑先儒。

何基著作,史书载有《大学发挥》十四卷、《中庸发挥》八卷、《大传发挥》二卷、《易启蒙发挥》二卷、《太极通书西铭发挥》三卷,当时已刊行;尚有《近思录发挥》十四卷未校稿,《论孟发挥》十卷未脱稿,今均佚。《何北山遗集》三十卷现存四卷。可见何基著作中直接涉及四书学的著作成为他著述的核心部分,奠定了北山学派以朱子四书学为中心,上通五经、易学,旁及伊洛理学的正统朱子学格局。

王柏

王柏(1197—1274),字会之,或称仲晦,初自号长啸,出生于婺州金华县大云乡安期里(一说在金华铁岭头,今金华市婺城区城东街道塔下寺社区)。

祖父王师愈为杨时门人,年二十七登进士,任两浙西路提点刑狱公事。族伯父王淮为一代名相。父王瀚,字伯海,为师愈长子。与其弟汉、洽从朱子学。又师从吕祖谦,为丽泽门人。历青田县主簿等,官终朝奉郎,主管建昌军仙都观。

王柏自幼抱负宏伟志向远大,慕诸葛亮之为人,自号“长啸”。15岁时不幸父亲逝世,家道中落。年过三十,知家学授受之源,去“俗学”以“求道”。又登朱熹门人杨与立之门请教, 杨氏告其何基学问渊源,即往从之。自是发愤奋励,读书精密,标抹点检,旨趣自见,何基称其“会之二十年工夫,胜他人四十年矣”。

淳祐十一年(1251),王柏被聘为丽泽书院山长。丽泽书院随着原创者吕祖谦弟兄的逝去而冷清。王柏去后,对书院进行大刀阔斧的整顿,培训师资,规范课时,严肃纲律,使书院气象焕然一新。

景定三年(1262)秋,应上蔡书院山长杨栋之请,王柏被聘为书院堂长。王柏在天台上蔡书院首讲谢上蔡“大居敬,归穷理”之训,天台后学始得闻正学传授之要。从上蔡讲学归来后,王柏建岁寒堂教授学生,四方人士纷纷来学。

王柏教人自《四书》始,归于经世致用。这使他与社会生活保持联系,形成自己的思想特色。他关心国家安危,痛陈时弊,冀求统治者有所更张,挽回颓势。如他主张改革当时的科举制度,恢复古代的考选制,并提出富国强兵,以理财为本的思想。学术上能不完全墨守陈规而有所超越,表现出大胆的疑经精神。

咸淳十年(1274),即襄阳失守的次年,王柏怀着深深的遗憾“整衣冠端坐而逝”,享年77岁。死后一年,于宋恭帝德祐元年(1275)特赠承事郎,太常以“广博德能,行善可纪”赠谥“宪”,门人金履祥等加“文”,私谥为“文宪”;清世宗雍正二年甲辰(1724),从祀孔庙,列东庑先儒。

王柏一生著述丰富,有数十种之多,八百余卷。惜大都已佚。今存有《书疑》九卷、《诗疑》二卷、《研几图》一卷、《鲁斋集》十卷、《鲁斋王文宪公文集》二十卷附考异一卷,总计为四十三卷。王柏是知行并重、学性兼修的一代醇儒。正因为他的博学杂取而又理归于一,有力地拓展了四书学体系,成就了北山一派博大而又深厚的气象,不仅为儒林所重,仁风所及,化披士林,从此师门广开,大大促进朱子理学的传播和弘扬。

金履祥

金履祥(1232—1303),字吉父。出生于婺州府兰溪县纯孝乡桐山村。因家居兰溪仁山下,学者称之仁山先生。其祖先出于项地,项伯入汉,赐国姓为刘,其后避钱武肃王嫌名,改姓金。祖父名世臣,父亲名梦先,号散翁,均为当时乡里闻名的博学多才贤士。母亲童氏,生四子,履祥排行第三。书载履祥母亲将要分娩时,其父正外出办事留宿兰溪县城,当晚梦见自家私塾墙上画的一只老虎身上花纹特别清楚,不久化成真虎走向房中大吼,其父从梦中醒来不觉自言自语道:“维熊维罴,男子之祥,吾殆得男也耶。”及到家,果然履祥已出生,遂以“祥”命名,等儿子长大一些,更名开祥,后履祥的老师和同学认为开祥不像读书人的名字,才改为履祥。

金履祥幼而敏睿,父兄授书即能吟诵,其聪明如同成人。在履祥八岁时,因其父亲的堂兄金章无子,族中长辈遂征得其父同意而把履祥过继给了堂伯父为子。而履祥在学习上更为自觉和勤奋。18岁试中待补太学生,能写一手好文章的名声已在外。然而就在其科举道路一帆风顺之时,他人生的志向发生了重大改变。开始向往濂洛之学,闻北山何基先生的学问得朱子真传而仰慕不已,苦于找不到引荐人拜其为师。后在同郡好友王相(字元章,王柏的族弟)的帮助下终于得以受业于王柏。首次见面,履祥就迫不及待地请教为学之方,王柏告诉他:“立志。”履祥又请问读书之目,王柏答“自四书始已。”

稍后,王柏就带金履祥一起拜访了何基,在王柏的推荐和引见下,终于跨入了朱子理学殿堂,正式成了何、王两人的学生,自此“问讲贯益密,造诣益精,而知学非身外物也”。

金履祥深受何、王思想的影响。讲道论德,谆切为人。同时关注社会现实,壮年时尝游临安,念念不忘救国大事。宋亡,携其妻子避居金华山中讲学传道,后归兰溪。此后一直以宋室遗民自居,所著文章只写甲子,而不提及年号。署名则曰“前聘士”。曾作《广箕子操》,抒发自己的悲慷之情。

元成宗大德五年(1301), 许谦自金华来学,时金履祥设教金华吕成公祠下,谦从卒业。元成宗大德七年(1303),金履祥逝世,终年71岁。

元顺帝至正年间(1341—1368)特谥“文安”。明正德中,郡守于邑城天福山建仁山书院,岁春秋祀弗替。清雍正二年甲辰(1724),获从祀孔庙,列西庑先儒。

金履祥著作颇丰,也大多已佚。今存《尚书表注》二卷、《大学疏义》一卷、《论孟集注考证》十卷、《通鉴前编十八卷举要三卷》《仁山集》六卷、《濂洛风雅》六卷,合计四十六卷。

金履祥学识渊博,不囿于师说,其思想继承了王柏注重现实的精神,在学术上则继承了王柏的疑经精神,治学不为性理之空言,较为笃实。全祖望在《北山四先生学案序录》中称:“金文安公尤为明体达用之儒,浙学之中兴也。”在“北山四先生”中,他对经学和史学的研究,成就最为显著。

许谦

许谦(1269—1337), 字益之,自号白云山人,金华许村人,即如今市区勤俭社区许谦墓所在地。其祖先京兆人,八世祖仲容,曾任太子洗马一职。仲容有两个儿子,一个名许洸,一个名许洞。许洞曾得中进士,以文章政事知名于时。许洸的儿子许寔,事海陵胡瑗,从平江徙婺为金华县人。许谦的曾祖和祖父均为乡里有名的饱读诗书之人,世代业儒,均未入仕,家境清贫。父贡士君,字日宣,母陶氏,许谦是他们的次子,可谓出于书香门第。

许谦刚能讲话,母亲陶氏口授《孝经》《论语》,入耳辄不忘。许谦的堂叔父为许觥,宋淳佑丁未(1247)年进士,无子,因此许谦6岁出继堂叔父许觥为子。不幸父死,家破国亡。世事之变迁,许谦“身世羁孤”,家存万轴书,烧成灰烬。然在母亲的影响下,他仍不忘继承先人的遗业,又惧怕老来学业无成,所以废寝忘食,昼夜苦读。

许谦32岁时闻听金履祥在兰江讲学,即拜其为师。金履祥语之曰:“士子为学,若五味之在和醢,盐既加,酸碱顿异。子来见我已三日,而犹夫人也,岂吾之学无以感发于子耶?”谦闻之惕然。履祥嘱其请不拘常序就弟子列。因其学问渊博,深得金履祥的欣赏和器重。

元成宗大德七年(1303)三月,金履祥病逝。许谦为其编著文集并写了挽诗和悼文,表达了对恩师道德品行的深切怀念和继承学统的坚定信心。

许谦学问渊博,声名远播。官府多次举其出任官职,皆坚持不就。皇庆二年(1313),肃政廉访副使赵宏伟在南京的御史台整修馆舍,愿率子弟以待。许谦因盛情难却遂前往。次年因患眼疾即归,为门人许孚吉迎之八华山居住,不久开门讲学。

许谦在八华山中设立了八华书院,亲撰《八华讲义》,明确了学习的态度、做人的宗旨以及教学的原则。一时之间八华书院闻名于世。延祐三年(1316)因奔侄丧而回故里。回故里后他依然开门讲学,从事教育40年。当时着录于名册之学生有千余人。 “四方之士,以不及门为耻”。

元惠宗元统二年(1334),许谦之兄许璟在广州去世,许谦赶去奔丧,导致病情加剧。至正三年(1337)十月,许谦病重,正衣冠而坐,门人朱震亨(朱丹溪)进曰:“先生视稍偏矣。”许谦乃端正身姿,整肃衣冠,平静而逝,享年68岁。

元惠宗至正七年(1347),谥“文懿”,清雍正二年甲辰(1724),从祀孔庙,列西庑先儒。

许谦著作亦大部分已佚,今存《读四书丛说》八卷、《诗集传名物抄》八卷、《读书丛说》六卷、《白云集》四卷,共计二十六卷。

许谦在诠释传经方面,可说是把金华朱学推向了鼎盛时期,他的思想对于继承程朱理学,使程朱理学成为官方哲学起到了极大作用;同时也为明代理学的发展起到了铺垫。时人黄溍曾曰:“出于三先生之乡,克任其承传之重。遭逢圣代治教修明,三先生之学,卒以大显于世。然则程子之道得朱子而复明,朱子之大至先生而益尊。先生之功大矣。”其言甚当。

“四先生”中的最后一位许谦逝世后的第二年(1338),金华府就祠其于学宫。至元朝后期,金华府就在金华东旌孝门外建有四贤书院,以祭祀何、王、金、许四先生。后在元末战火中被毁。至明成化四年(1468)十月,金华知府李嗣在金华城东泐重建书院及正学祠祀四先生,并请明宪宗朱见深赐题“正学”匾额,商辂撰《敕建正学祠记》,同时给皇帝上“请四子从祀孔庙疏”。

雍正二年(1724),经过几任金华府主政者的不懈努力,四先生终于入祀孔庙,这是当时读书人的最高荣誉,其历史地位也得以确认。

承上启下,“四先生”弟子云集人才辈出

清代的金华学者王崇炳阐扬婺学云:“婺学自北山四传至白云先生,中间鲁斋仁山,两世皆单传,至白云而天下浑一,燕赵齐鲁淮扬之士,皆百舍重趼而至。登弟子集者,几于千人。道风广布,十倍于前矣。”

由此也印证,在理学的发展流变中,四先生所起的承上启下作用功不可没。其后学中更是人才辈出。如柳贯(1270—1342、黄溍(1277—1357) 、吴莱(1297—1340)、吴师道(1283—1344)、宋濂(1310—1381)、戴良(1317—1383)、胡翰(1307—1381)、王祎(1322—1373)等。

“木有源而正脉流而不息,道有统而正学文而弥光。”朱学正是因了“北山四先生”而得以光大,而在后代有了绵绵不绝的传承。他们在承袭朱学的同时,能注意营造自己的特色,改变宋代重理轻文倾向,形成金华朱学学源交叉,博采众长,理学和文学并重的交融之势,为最终形成浙学之精神内涵打下了基础。黄百家就明确指出:“金华之学,自白云一辈而下,多流而为文人。夫文与道不相离,文显而道薄耳。虽然,道之不亡也,犹幸有斯。”它指出了金华理学发展中“流而为文”的态势,其对形成后世金华理学的学术特色也是显而易见的。

[延伸阅读]、

“北山四先生”墓安在

何基墓原在长山石门附近的油塘,自南宋经元,至明初,安然二三百年,但至明中却有豪强侵田毁墓。幸而有郡公刘云太守出面倡捐助田,重修何墓,并在墓前修建了祠宇。然解放后兴修水利,墓碑石板被拆,公墓又遭盗挖,后仅留遗址,何氏后裔子孙痛心不已,于2010年合力将何基墓迁回故里盘溪(今后溪河村)。

王柏墓于2011年在浙师大正大门南边荷花塘角被发现,王氏后人积极奔走,最终于2015年底迁于王五元村边上的创业公园,修葺一新。

金履祥墓保存完好,位于仁山后垅(今兰溪市芝堰乡桐山后金村)。山上两峰对立,中有圆墩,立于元代的墓碑仍依稀可见字迹。

许谦墓地按书载在“县西北婺女乡许官山章进塘”,即在距浙师大古墓仅一路之隔、如今市区的勤俭社区,墓地早已消失。

在“北山四先生”中,其他三位的墓地都已发现并重修,许谦墓是唯一消失没有重修的。

来源: 作者: 责任编辑:苏宣萌